欢迎光临福建体彩网-官方网站

Banner
主页 > 产品中心 > > 内容
福建体彩网生产线小时全速运转 每分钟最多灌装
- 2021-01-10 14:48-

  早晨8点,南六环外,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车间里就开始忙碌起来。公司包装事业部经理王雪松告诉记者:“这就是最近的常态。新冠疫苗生产进入最关键的时期,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一定会保质保量完成任务。”

  目前,科兴中维公司的新冠灭活疫苗“克尔来福”处于三期临床试验状态,有望在不久的将来获批使用。王雪松的任务是带领同事们完成新冠疫苗的灌装、包装。他们的速度和效率,决定了科兴中维新冠疫苗的成品产能。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大家的生活节奏,大多数人忙着买口罩的时候,科兴中维已经积极投入到疫苗研发工作中。在北京市的全力支持协调下,该公司仅用不到100天在大兴生物医药基地建成了现代化的生产厂房,P3高等级实验室、A级洁净车间、恒温冷藏库房等一应俱全。王雪松所在的生产制剂车间也在这里。

  近日,记者跟着王雪松走进车间,探访疫苗生产第一线。进入车间前,要先换上专门的清洁外套,戴上一次性的帽子,穿上鞋套。可走进了车间,记者发现里面还有“隔间”。指着玻璃墙内的设备,王雪松自豪地介绍:“这就是我们的灌装设备,16支软管可以同时将疫苗药液精准注入包装瓶。”

  如果灌装过程中出现了倒瓶怎么办?王雪松介绍,这是极其特殊的一种情况,如果发生了,工作人员会在戴上RABS隔离手套、穿上全密闭防护服后,进入密闭车间进行扶正操作。

  目前,这个车间1分钟最多能灌装600剂疫苗。王雪松说,灌装、包装生产线全部实现了自动化、智能化,目前生产线小时运转状态,每天最多可以生产包括含注射器单支装针剂、西林瓶单支装针剂、西林瓶多支装针剂在内的新冠疫苗产品数十万剂。

  科兴中维表示,已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新冠疫苗生产线亿剂。另外计划在本月完成建设第二条生产线,投入使用后将使“克尔来福”的年生产能力提高到6亿剂以上,到时候日产量将超过百万剂。“根据市场需求情况和可用资金情况,将来产能还有进一步扩大的空间,以满足用户对疫苗的需求。”

  在新冠疫苗生产现场,记者看到每只西林瓶在疫苗灌装前都要经历全面“沐浴”——超声波预清洗、高温蒸汽冷凝水冲洗内外壁、压缩空气喷吹,然后被送入隧道烘箱,接受350℃高温的烘干,之后才有资格进入灌装车间,注入药液。

  完成灌装、包装的疫苗还需要通过严格的灯检。王雪松说:“瓶身有划痕、疫苗液有异物等都算瑕疵,会被挑出去。”

  这还不算结束,疫苗出厂前还必须要过质检关。科兴中维有专门的质量控制部。相关工作人员直言,检测很严苛,有些甚至比国家标准要求还高。“灭活疫苗保存温度要求是2℃至8℃。但实际检测中,疫苗在25℃环境下放置42天,在37℃环境下放置21天,各项指标仍然符合质量标准。”

  最后,所有的疫苗产品会集中存放到恒温库房储存,温度设定在5℃左右。工作人员两人一组,每天会巡查库房,确保疫苗安全储存。“检定合格的疫苗存放区,专门用绿色围栏隔离开,我们发货前也会再确认,保证万无一失。”一位工作人员说,如果是长途运输,会配备冰包。

  弯腰查看设备的运行状态,关注疫苗制剂在流水线上“跑”得顺不顺,“抽查”标签打印得是否清晰,查看包装盒内的说明书有没有遗漏……采访过程中,王雪松几乎没有歇过脚。

  家里人给王雪松算了笔账:原来上班每天大约走7000步。现在上班一天轻松突破15000步。提及家人,王雪松心有愧疚。他说:“上次去探望父母已经是快两个月前的事儿了,不过老人很支持我工作。上一年级的双胞胎儿子就会‘吐槽’我,说我欠了他们一大堆‘债’,比如辅导功课、陪看电影、一起玩耍等。”

  不过更多的时候,双胞胎会给王雪松鼓劲儿。有时候是一句微信留言:工作加油;有时候是一张便签上写着:“爸爸真棒!”王雪松说:“感觉特别暖。暖化了那种。”

  其实,科兴中维的每一位员工都和王雪松一样,全身心地投入到疫苗生产线的安装、调试和投产工作中。记者采访时,很多人都会说:“我们只是坚守了岗位,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小徐是包装车间的工作人员。每天上班的绝大部分时间,他需要站立工作,全程关注流水线的监控设备。问他累不累,他说:“累,但是能坚持。看着一箱箱疫苗从我们这里出去,心里踏实。”

  记者从国内多家疫苗生产单位了解到,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病毒变异会对现有研发疫苗带来影响。

  “我们在研制过程中已经考虑到了病毒在一定条件下会出现变异的可能。”一家疫苗研制单位的工作人员说,之前的临床试验也证明,接种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受试者,其血清可与国际多株流行病毒株产生交叉中和保护,表明该疫苗可以预防全球多地的新冠病毒感染。“当然,我们也会密切跟踪病毒传播发展的最新情况,及时应对。”

  全球目前共有5条技术路线的新冠疫苗正在研发,分别是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减毒活疫苗。

  灭活疫苗:是最传统的经典技术路线,科兴中维研发的就是这种疫苗。专家解释,其就是在体外培养新冠病毒,然后将其灭活,再制成疫苗。由于疫苗里的病毒已失去活性,所以不再有害,但它们的“尸体”仍能刺激人体产生抗体。

  腺病毒载体疫苗:是指用经过改造后无害的腺病毒作为载体,装入新冠病毒的S蛋白基因,制成腺病毒载体疫苗,刺激人体产生抗体。

  重组蛋白疫苗:也称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它是通过基因工程方法,大量生产新冠病毒最有可能作为抗原的S蛋白,把它注射到人体,刺激人体产生抗体。目前我国已掌握了大规模生产高质量和高纯度疫苗蛋白的技术,可实现规模化生产。

  核酸疫苗:包括了mRNA疫苗和DNA疫苗,是将编码S蛋白的基因mRNA或者DNA直接注入人体,利用人体细胞在人体内合成S蛋白,刺激人体产生抗体。相当于把一份病毒档案交给人体的免疫系统。

  减毒活疫苗:是用已批准上市的减毒流感病毒疫苗作为载体,携带新冠病毒的S蛋白,共同刺激人体产生抗体。

  全球5条技术路线的新冠疫苗,在我国都有研发。在日前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表示,当前我国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处于全球第一方阵。截至12月2日,我国有15款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其中5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

  7月份以来,在自愿、知情、同意的前提下,我国对高风险暴露人群进行了紧急接种,目前累计已经完成100多万剂次的新冠疫苗紧急接种。经过严格的不良反应监测和追踪观察,没有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