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ag试玩网站【安全】

Banner
主页 > 工程案例 > > 内容
网购农药不合格率高达80%复购率不足50%10元假
- 2021-08-04 14:54-

  2017年3月底,在江苏省工商部门的检查中,在某宝等大型电商平台抽检的119批次中,。在严重不合格的肥料批次中,总养分普遍不足,甚至有的养分成分几乎为零。

  某复合肥钾含量标注为15,实际检测仅有0.5;某农药有效成分只有0.01%。化肥元素含量多与实际不符,农药假冒知名品牌现象严重,有效成分不足、水分超标,这两个行业正品率低于30%,仅为20%。

  之前江苏省徐州市警方侦破一起重大农药制假售假案,共缴获冒充“巴斯夫”、“先正达”等国际知名农资品牌的假冒伪劣农药十万余件,涉案金额达百万元,已构成刑事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四名,查处仓库两间,加工点一个。这是自新的《农药管理条例》实行以来,跨地域破获的最大一起农药涉假案。业内专家表示,10元假农药会导致农民损失1000元。

  事情起因竟然是一用户贪图便宜,在某宝上购买了一批农药使用后没效果,然后向鼓楼公安分局丰财派出所报警。然后在广东汕头与多部门协助下捣毁的制假售假窝点。据犯罪嫌疑人林某交代,自己主要借助国外著名农资企业的品牌和声誉,生产高仿假冒伪劣农药涉及“巴斯夫““先正达”“拜耳”“杜邦”等近十家企业旗下近百件产品。模仿正品标签、编码、然后刮码造假,成本只有几毛钱,然后将正品和假货掺在一起,在某宝等各大电商平台销售。

  琼海荔枝老板贪图便宜网购农药,在本地实体农药店打听价格,比网购至少要贵3000元。于是在某电商平台上购买使用,却导致30多亩荔枝不仅个小还长虫,损失30多万。

  农资产品尤其是农药,与传统的商品不一样,技术性很强,受气候条件、温度湿度、环境、使用时期、使用剂量等多种因素影响,需要对用户进行技术指导和指导用药,再好的农药产品如果技术应用不到位,都有可能导致使用效果不理想!网购农药产品一般没有技术指导,所以很难达到理想效果。

  巴斯夫2019年1月也针对网络销售所出现的问题,也发表了声明,从未授权任何组织和个人对本公司产品开展网络销售,任何在网上销售的本公司产品,都是未经公司正规授权渠道销售的产品,很可能是假冒伪劣产品;对于假冒伪劣产品发生的质量问题以及造成的损失,与企业无关,企业也不会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授权的渠道内经销商也不允许在网上销售产品,一经查实,公司将从严处理。

  先正达在2016年3月发表声明,公司产品有防伪编码,网购的防伪码被涂抹、破坏的声称为先正达产品的,公司无法查询,不能保障用户利益,因此引起的民事、刑事纠纷,均与先正达公司无关。【这货在2019年7月28日在淘宝上线“先正达植保企业店”,这个不知道如何解决串货问题,难道就是欺负成熟的渠道商?那渠道商打拼拓宽多年的线下销售网络渠道岂不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富美实在2016年3月发布《关于禁止网络销售的通知》表示,公司未授权任何组织或个人开展网络销售;任何在网上销售的富美实产品,系未经公司正规授权渠道销售的产品,很可能是假冒伪劣产品;对于假冒富美实产品发生的质量问题以及造成的损失,与富美实无关。

  陶氏益农2015年发表声明,公司没有授权任何一家中国的网站或电商销售陶氏益农的农药产品,网络采购到的所谓陶氏益农产品如引起任何纠纷或责任,陶氏益农将不承担法律责任。

  杜邦农化2014年发表声明,公司没有授权任何一家网站或电商销售杜邦公司的农药产品,通过网店采购到的所谓杜邦公司农药产品而引起的任何民事、刑事纠纷,均和杜邦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随后国内上海生农生化、海南博士威、华北制药集团爱诺、利尔、美邦、汤普森、上格、海利尔、新禾丰等企业跟进发布了类似声明。

  在2018年1月,海南发布《海南经济特区农药管理若干规定》中明确指出,“除运输农药批发企业采购的农药,以及经省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用于科研与推广示范的农药外,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购买、运输、携带农药进入本经济特区。购买农药应当到取得经营许可的农药商店购买。禁止通过网络交易平台从本经济特区以外购买农药。”

  并且在农药备货高峰期(8月、9月、10月),按照《海南省农业厅 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关于严格农药产品运输监督管理的通知》要求,联合工商、交通、公安等相关部门重点加强对港口、码头、车站、机场、货运站等物流渠道监管,集中组织市县农业综合执法力量(从三亚、乐东、陵水、保亭、白沙、五指山、屯昌、东方等市县农业综合执法单位中各抽调2名执法骨干)重点在海口、三亚、乐东开展物流渠道大检查,检查是否有违法违规运输、网购农药、非法擅自购药等行为。

  在2019年1月10日,海口市农业综合执法大队与龙华区农林局、龙华区农林综合执法大队联动执法,在物流渠道查获一批违规网购农药。此次查获的违规网购农药共24箱,其中19箱为多效唑(可湿性粉剂)、5箱为多效唑(悬浮剂),据购买人张某才口述,其从茂名购进的这批农药将用于荔枝种植基地。

  近日,拜耳打假团队联合公安机关捣毁了一个位于河南的制假、售假黑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1名,查处标称拜耳、ag真人试玩,陶氏杜邦、先正达等多种假货,涉及拜耳安泰生、拿敌稳、霉多克等产品。经查明,该窝点具有相当的生产能力,产品包装制作工艺较高,与拜耳线月,哈尔滨铁路公安处侦破的“4·8”特大制售假农药案是一起典型案例。在北京、枣庄、哈尔滨等地抓获涉案嫌疑人8名,扣押伪劣农药4000余箱,捣毁山东枣庄、北京制假工厂2处,扣押伪劣农药4000余箱,核实涉案伪劣农药价值3000余万元。

  最有名的一个案件是2018年7月,据《检察日报》报道,江西一家拟上市企业下属三家子公司将生产的伪劣农药销往浙江、上海、山东等22个省份,涉案金额高达1900余万元。浙江省仙居县检察院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依法批准逮捕包括该企业法定代表人欧阳春生在内的15名犯罪嫌疑人。

  2018年8月,通州区一农户从网上购买化肥种植葡萄,造成歉收,直接经济损失11万余元。经检测,该农户网购的化肥为伪劣产品。接到报警后,南通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联合通州警方立即开展侦查。2019年5月,根据前期工作情况,警方在南通、郑州两地同时实施抓捕,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

  2018年11月渑池县公安局在多部门合作下,在北京市昌平区某加工厂,抓获制假老板王某领,同时,抓获4名加工生产工人,查扣制假生产线万余个,假农药商标30余万套,账本近30本。

  2019年6月28日,瓜州县农业农村局收到群众举报,称在北大桥工业园区某厂房有人生产假农药。接到报案后,县农业农村局会同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县公安局组成专案调查组分赴北大桥工业园区,现场查获生产成品“棉花打顶剂(抑芽丹)”假农药3.08吨、半成假农药4吨左右、农药包装箱1215个、假农药包装瓶104件、生产原料约1575kg、生产原料、设备工具若干件。涉案金额30余万元。

  网上销售的产品假货多、价格低,破坏了正常的价格体系,这对多年来建设的传统渠道冲击很大,对渠道商很不公平,辛苦做推广、搞宣传、开观摩、铺网点、农民会、田间地头的搞,想这样简单的就摘桃子了?

  当然,现在网络发展迅速,信息化时代,中间环节层层加价往往让用户成本增加,这也会导致网购农资也会越来越多,但是,农资产品作为一种技术服务性比较强的产品,并且病虫害发生具有较大的偶然性和时效性,没得病虫害多数不会买,但是得了病虫害,网购的还是要等几天的。如果自己种植经验不够丰富,